感謝 kvar 提供安版封神第49回第54回第55回的精華片段。這頁是轉載的,譯本源自陽光沙灘板封神演義討論區內。 telnet://140.112.250.10

第四十九回 武王失陷紅砂陣  【譯者:kvar】

[前略]

日,燃燈道人果然率領十二大仙,出現在紅水陣前。與平時的成員不同的是,姜子牙與楊戩、哪吒、雷震子並不在內,但加入了五夷山的曹寶散人。

曹寶散人是因為無聊,自己說要來看熱鬧的。靈寶大法師雖然為了阻止他加入而對他說:不要亂湊熱鬧!但曹寶散人沒有理解他的真意,仍然加入了一行人中。

果然,一到陣前,燃燈道人就忽然指名曹寶散人去破紅水陣了。曹寶雖覺不解,但他雖是散人,畢竟也還是個男子漢,便裝出了笑容走上前去。

「曹兄,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?」

王天君露出了不解之色,因為他們兩人算是老交情了。但是曹寶散人沒有回答,只是苦笑著走進了陣內。陣內有八卦台,台上排列著三個葫蘆。王天君知道曹寶散人沒有攻擊的武器。

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王天君再問了一次。

「聽說是,叫做天數吧!」

「別說傻話了!那是唬人的胡言亂語!」

「不,十絕陣已有八陣被破了,不就是因為這樣嗎?」

「跟這個無關吧,有爭鬥就有勝敗。」

「說得也是啊。」

「你怎會變成這樣?你是不能跟爭鬥扯上關係的,這不是五夷山的格言嗎?」

「不,我是覺悟宇宙間沒有地方能讓我逃避爭鬥了。你知道我道兄(蕭升)去世了吧,五夷山的洞府已經關閉了。」

「那麼就到下界去安逸地過活吧。」

「不,只要落寶金錢這個法寶還在我手堙A這是不可能的。」

「那把它丟了就好了。」

「我會被人纏問是把它丟在哪塈a。」

「這樣的話,就給想要的人吧。」

「不,我不打算這樣。」

「那麼打算怎樣?」

「我想拜託你件事。我知道那堛爾珀門堛漪鶪禲A可以溶化落寶金錢,這不就解決了嗎?事實上,我不是一開始就打算麻煩你的,但忽然想到也有這個方法,就進了陣來。」

「我知道了,丟了落寶金錢走吧,我會在眾人面前把它溶化。你快點走吧!」

「不行,我活下去會變得更麻煩。」

「那就隨便找個地方去死吧,我不會幫你的。」

「別這麼說嘛,我連出去這堻ㄥ麻煩呢。」

「那可不行,快滾出去!」

「喂,王兄,別因為我手上沒有殺人的工具就看不起我喲。我可是會『點穴』的。」

[譯註:點穴原文為「點斷」]

「『點穴』是什麼?」

「使氣穴(氣脈)」、血穴(血脈)、津穴(荷爾蒙流經的脈絡)停止的方法。」

「怎麼做?」

「手伸出來看看。」

王天君聞言伸出左手。曹寶散人就從離他有一段距離的地方,疾!一聲伸出中指,點向王天君左手腕的脈穴上。

「動動看,你的手應該覺得沒力了。」

「原來如此,真的麻痺了。」王天君說道。

(附帶一提,點穴在後世成為風靡江湖的武術絕招,傳說其元祖就是曹寶散人)(←原書所附之註)

「我已經知道了,那麼快點解開你的點穴吧。」

「嗯,我會解開的,但是有條件。把八卦台上的葫蘆拿過來,我就幫你解開。但是你要把紅水從我頭上倒下去,把我跟落寶金錢一起溶化掉。」

「我拒絕!」

「好,你不答應我的請求的話,這次我要點讓你全身麻痺的穴了哦!」

「少開奇怪的玩笑了!」

「不,我是認真的。」 曹寶再度伸出了中指。

「好,我知道了。你這麼想死嗎?」 王天君承諾,但又叮嚀了一句。
「死了可是後悔莫及哦!」

「不,我會感謝你的。」 曹寶頷首致意。

「是嗎?我也不是不能領會你的心情。那麼要去了,安穩地往生吧。」

王天君終於倒下葫蘆,曹寶散人瞬間化為血水,跟落寶金錢一起消失在紅水中。一道魂魄往封神台飛去,王天君懷著複雜的心情出了陣來。

「落--寶--金--錢跟曹寶一起消失了!」 王天君在「落寶金錢」上加了重音。

「喂,王奕,少說廢話了,快點進陣吧!」

說話的是被指名第二個破陣而站在前頭的道德真君。身後的弟子黃天化,連忙上前走近道德真君。紫陽洞的法寶(火龍鏢、鑽心釘、莫邪寶劍)全在他身上,他是想拿給老師。但是道德真君微微搖頭,要黃天化不用過來。

然後他在腳下現出巨大的白蓮花,乘著入了陣。陣中的王天君,已把八卦台上的三個葫蘆橫倒。正中的葫蘆吐出紅水,兩側的葫蘆則水如湧泉,陣堣w經成了水池了。在已經成為小船的白蓮花上,道德真君屏住呼吸,一動不動地站定。

王天君想興起水波,讓道德真君被水花波及,因此把手伸到了池面上。但道德真君把兩拳連成筒狀,湊進嘴邊,疾!一聲將氣一吐。這是秘技「氣鑽」之術。中了氣鑽的王天君胸口開了個洞,叭嗒一聲滾落紅水池中,一道魂魄往封神台去了。

道德真君靜靜駕著白蓮花接近八卦台,把三個橫倒的葫蘆扶起,並揚起一旁的小紅旛將池水煽乾。然後,出了連紅水的痕跡都沒有的紅水陣。

[後略]

第五十四回 土行孫立功顯耀   【譯者:kvar】

營一行人在三山關遇上鄧九公等人...

黃天祥、黃天化、哪吒、龍鬚虎等人,統統因為看鄧蟬玉看呆而被五光石在頭上K出大包,敗退回營。最後是楊戩放哮天犬咬傷鄧蟬玉,蟬玉逃歸。

[前略]

楊戩看出,土行孫是懼留孫的弟子沒錯。除了那條奇怪的繩子很像是綑仙繩之外,還有土行孫會地行術這一點。懼留孫自己並不使用地行術,但是楊戩知道懼留孫才是地行術的發明者。而姜子牙並不知道這件事。

幾乎沒有確認的必要了。但為了找出對付綑仙繩和地行術的方法,無論如何非得前往夾龍山向懼留孫求助不可。不過,楊戩沒有強烈主張必須前往夾龍山,是因為這時他有點心虛。姜子牙感嘆,這些個廢物,怎麼統統都被鄧蟬玉的美迷得神魂顛倒!當然他在感嘆時是把楊戩除外的。但實際上,楊戩其實心堣]蠢蠢欲動。楊戩建議前往夾龍山是有內情的,他是想利用這個機會,繞道鳳凰山去一趟。

鳳凰山埵釵W為金鑾的斗闕(小型宮殿),而金鑾斗闕中,有已經在此住了數百年的龍吉公主。她是昊天上帝和瑤池金母的女兒,在某天突然地被天界流放了。被流放的她在剛開始修築斗闕時,楊戩偶爾會在附近往來,因此曾被請進門閒聊。但也就只是這樣的關係而已。不過兩人閒聊時,龍吉公主不知為何直盯著楊戩看,楊戩則是相反地低下頭,避免正視龍吉公主。事後,白鶴童子告訴了楊戩奇怪的事情。首先,白鶴童子說龍吉公主是天界第一的美女。再來,她沒有做什麼壞事,她是因為長得太美了,待在天界會妨害聖人的暝想,對天界人們的精神衛生不好這種理由流放的。聽了這些話的楊戩,這時只想到那些天界的人們也沒什麼了不起的,竟然會在意美麗的仙女。就只是這樣,以後就忘得一乾二淨了。

鄧蟬玉的突然出現,讓楊戩想起了龍吉公主。等等,下界第一的美女和天界第一的美仙女,到底是哪一個比較漂亮呢?這樣一想興緻就來了。當然,像楊戩這樣的仙人對「女人」是沒有興趣的,只是把她們當做畫,想確定哪一張比較漂亮這樣。只是單純的愛湊熱鬧而已。

第五十五回 土行孫歸伏西歧   【譯者:kvar】

[前略]

媟Q著其他事情的楊戩察覺到時,土遁的路線已經大幅偏離前往夾龍山的方向了。為了確認方向,他只有苦笑著離了土遁。正在左右張望時,忽有大猿口出奇聲襲來。一看就知道牠不是普通的猿猴,不想跟牠打鬥的楊戩輕輕閃過攻擊後,想再度潛入土遁。但想到是為了確認方向特地出了土遁的,便改變主意開始眺望周圍。這才發現自己已不知不覺地被像疾風一樣趕到現場,像是有來歷的幾個童女圍住了。她們無疑是聽見大猿發出的奇聲趕至的。 楊戩忽然發覺了。這堿O鳳凰山,而且就在金鑾斗闕附近。楊戩再次露出苦笑。要逃是很容易,但是已經被看見了長相就不能這樣。

「我不是可疑的人,是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的弟子楊戩。我是迷了路到這堥茠滿C」楊戩報名並且說明情況。

「那麼,我去跟娘娘確認一下。」
有一個童女走向斗闕。娘娘就是龍吉公主。留下來的童女並沒有解除包圍,楊戩等於是被禁了足。 但走向斗闕的童女很快就回來了,鄭重地行禮並說道:

「請讓我為您領路。」

「多謝,但我另有事在身,請代我向娘娘說聲抱歉。」
楊戩拒絕了。

「不行,娘娘說的是『去請他進來』。請您務必光臨。」
童女回答。

「那請帶路。」
楊戩乾脆地放棄了。與其說是放棄,不如說是那個想品評下界第一美女和天界第一美仙女的無聊念頭 ,開始蠢動了起來。

已經快天亮了,就是說現在還是深夜,楊戩有點不好意思。但對楊戩的深夜來訪,龍吉公主則是以滿 溢的微笑歡迎。

反正龍吉公主是滿臉的歡悅,楊戩就不客氣地仔細端詳起來。燈火映照下的龍吉公主容顏,確實如傳 聞所言,非常的美。楊戩一邊感動於這種美,一邊回憶鄧蟬玉的長相,然後開始品評。
「雖然難分軒輊,但是我們仙人果然還是會判定仙女獲勝。」

最後他在心堻o麼下了結論。就是說訪問龍吉公主的目的已經完成了。

「打擾了。那我差不多該...」
楊戩突然地開口請辭了。

「您好不容易才來的...」
龍吉公主妖艷地笑著挽留他。對楊戩請辭的言語和態度,她並沒有當真。但挽留他是真心的。

深夜中來訪的楊戩,沒頭沒腦地盯著她直瞧,這引起了龍吉公主奇怪的誤會。不,她是真的這麼認為 。龍吉公主激動得胸膛起伏不已。她的眼神已經變了,姿態動作也越來越妖異。她天生具有非常強烈 的女人味。會被天界流放,正是這個緣故。

龍吉公主盡心款待楊戩。款待同時也纏著他不放,而且還巧妙地挑逗。察覺到事態重大的楊戩臉色發青了。除了公主之外,還有必須儘快前往夾龍山的焦急。這似乎更引起了她的興趣,怎麼也不離不放 。

沈默不語的楊戩,終於覺悟了。

----女人是蛇。就算在這媯o生了什麼事,也會變成兩個人不得不一起守住的秘密。但是如果無情地拒絕,或許對方會因為懷恨在心,而散播出他半夜來求愛之類的謠言----

楊戩心中下了決定。既然作了決定,黑夜就顯得太短了。

天明,楊戩再借土遁趕往夾龍山。他到達飛雲洞時,連請童子領路都忘了就直闖進去,下拜懼留孫。

「何事驚慌?楊戩。」
懼留孫笑道。

「師叔,是有關土行孫的事....」
楊戩於是說出來龍去脈。懼留孫只是靜靜聽著,並沒有驚訝的樣子。

「我知道了,你立刻回西岐去吧。我會馬上跟著下山的。」

「麻煩您了,告辭。」
楊戩站起來想走出洞府。

「等一下,楊戩。我給你新衣服,把那套沾上奇怪味道的衣服扔了吧。」
被懼留孫這麼叫住,楊戩嚇了一跳。

「事實上是...」

「不,什麼都不用說。我沒有要責怪你,但是偷吃要記得擦嘴,楊戩。」
懼留孫把新道服拿給楊戩。

----在數位仙師中特別的老成這位師伯,大概也是這樣放土行孫逃走的吧----
楊戩邊更衣邊這麼想。

[後略]


館長的話:有幸能看到安能版的譯本,實在太好了!真的很佩服和感謝kvar!順帶一提,沙灘板上還有很多精彩的資料,如B-Quick的解說(看完後,才知港版譯作B-Click是不對的)和封神大全藤崎龍和Shima氏的對談等,大家有興趣的話,不妨去看看,不過留言眾多,請耐心尋找。

回資料庫


Last update : 2 Jun, 2001